雕塑材料的运用

  雕塑艺术是最理想的艺术,它是物质材料与精神内容的和谐统一,雕塑所用的材料多于绘画,而传达的内容又吝啬于绘画,其美学基调也不像绘画那样,精神内容溢出物质形式,而是两者高度契合,雕塑作品显示着材料媒介本身的质地感,如《米洛的阿芙罗底德》通体是大理石特有的色泽,包括头发、眸子、皮肤和裙衫。象牙雕《嫦娥奔月》中的月亮、嫦娥、玉兔和云块,柔韧细腻,洁白无暇,这正是象牙的质地所致。英国雕塑家摩尔从不用同一种材料放大同一构思的作品,而是用木头来完成金属结构的作品,因而使得作品原有的金属光泽具有另一种柔和的固定的体积感,这就说明即使是同一构思不同的材料媒介也会创造出不同的艺术风格,不同的材料能给人以不同的艺术感觉,不同材料的雕塑艺术品有着不同的美学情调。

  雕塑作品中材料的艺术语言

  雕塑材料的不同和对材料运用得如何,涉及到作品内容的体现。例如,《宋庆龄》雕像利用洁白的大理石表现伟大女性的纯洁与高雅;而《思想者》则用青铜铸造与深沉的内容相吻合;《欢乐柱》用侗族地区的木材雕成,使人感到亲切和具有乡土气息。玉的质地坚硬细密、温润而有悦目的光泽适于表现小巧玲珑的优美形象。象牙质地洁白明亮、细密光滑,坚硬且有韧性,不易断裂,浅刻深镂均可随意成形,在所有的雕刻材料中,象牙最能表现出优美的艺术感觉。

  花岗石最适于表现崇高的艺术感觉。花岗石由石英、长石和少量的暗色矿物组成,具有晶体的粒状结构和玻璃光泽,外观粗砺、质地坚脆,因此雕刻成品宜呈整块,既不太深陷,又不太枝出。如汉代的霍去病墓前的《马踏匈奴》,雕塑堪称代表之作,一匹雄伟健壮的骏马将一个匈奴侵略者踏倒在地,马与匈奴是连在一起的整块岩石,除马的头部稍有突出外,其它部分如耳、尾、腿均以较浅的阴线刻凿,与四肢之间的匈奴相连,这种浑然一体的结构,加上粗砾的表面,使雕像显示出浑厚博大的气派。

  材料赋予雕塑作品灵魂

  雕塑家还注意作品显示材质的美感,使材质自身的审美价值得以体现。例如,汉代霍去病墓石雕中的《伏虎》,利用石料自然形态稍事加工,使其神形得以体现,气势雄浑,充分显示石质材料本身的属性特征。印钮《鳖》,巧用石材中的色斑雕琢成鳖,其余部分保持质材原貌特征使之富有情趣。

  例如利用一块上端有一条白色的暗纹浑圆的大石材料,刻成《虾》的脊梁。石尖上随意凿几个圆圈,算是眼睛和嘴巴,反正这个浑圆的肚子已经充分体现了《虾》的特征,眼和嘴只要去意会一下就行了。而另一边竟依然是块不成形的顽石(可能本来靠在山边,不会有人去仔细端详)。总之,就这么寥寥几刀,一个胖墩墩的大肚子《虾》已经精彩入神。一头《石猪》也同样如此。一块好像是天然形成的三楞长石,只刻了个长嘴和两个獠牙,两侧只用单刀刻出小腿,立即出现了一头带点野性的猪匍匐在地,仿佛蹴之即起的样子。

  《跃马》则更为动人。用一块向上崛起的三角形巨石材料,它本身就有一种向前冲刺的感觉。利用这一点,雕刻出了一匹强悍有力的马头。在这总的三角形里,再刻出一个对屈膝跃起的巨蹄,而身子和后腿只是随刀刻去,聊以达意,因总的石势和点睛之处,材石已经神形俱定了。 这种对天然材质的领悟和运用,是对材料自然之美的理解和尊重。从某种程度来说是雕塑材料决定着雕塑作品的灵魂。

  又如阿尔福莱特.凯茨的《四架椅子》的雕塑作品中,使用的是经得起时间推移考验的特殊金属和自然云石作为材料,选择最为人熟知的物象“椅子”作造型语言,充满寓意地以大自然元素“火、水、空气、地球”命名,引发人们无尽的思考。《四架椅子》在非动力的氛围中、在光线的投射下散发着耐人寻味的魅力。在清晨初升的阳光照射下,在夜晚月光的洒沐下,四架椅子仿佛在静静地召唤我们——坐下吧,来喝一杯,我们有着无穷的快乐。”《四架椅子》雕塑作品中材料的用运,使一个普通的题材得到了完美升华。

  雕塑艺术发展与材料变革

  纵观整个艺术发展的历史看,所有的艺术革新都离不开材料、技法、样式和观念等几个方面,而材料的变革与艺术的发展和创新,有着不可分裂的关系。艺术上的创新,其焦点往往集中在对传统的态度上,是继承还是发扬,实际上体现新旧事物的对立统一关系,新的艺术形式的产生多半来自旧的艺术形式的蜕变或否定,没有旧,就不存在新,新是旧的对立面,今是古的对立面,两者又互为依存,任何艺术创新都脱离不了这个规律。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变迁,雕塑的语汇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它的形态和手段被人们从各方面发挥得淋漓尽致,现代科技的发展,新材料的运用,以及场所雕塑和废品雕塑的出现,完全打破了传统雕塑的概念,雕塑上人们空见惯的各种生动活泼惟妙惟肖的具象造型渐渐隐退,五彩缤纷的抽象,半抽象的形态以及各种各样的与现代工业、现代科技相结合的材料与制作出现。雕塑语言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丰富,开创了雕塑艺术自由发展和形式多样化的新纪元。

  如1998年王洪亮以石木等综合材料创作出一组带有装置意味的系列作品《新石器·打击系列》。在实践中为雕塑的观念与材料在雕塑中运用拓展了更大空间,做出了可喜的尝试。材料媒介是雕塑艺术信息的物质载体,不同的材料所传达出不同的艺术语言,给人以不同的艺术审美感受。

  雕塑艺术家对材料的思考,决定了他对雕塑艺术的思考。雕塑艺术的发展与材料的变革有着不可分的关系,雕塑艺术发展的个性、多元性、时代性,对材料提出了新的挑战,艺术观念的发展必然扩大雕塑材料的范围,当传统雕塑材料使用到一定的时候,新的雕塑材料就会出现,运用新的材料,能触发新的艺术感觉,从而也为雕塑艺术的创新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

 

返回列表

上一篇:谈校园雕塑的价值与作用

下一篇:论中国古代雕塑的艺术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