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市场并非走低

  最近一段时间,一些艺术市场评论员常提到的问题莫过于,“中国艺术市场是否在走低?”ArtTactic近日发布的报告表明,今年春拍,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四巨头”佳士得、苏富比、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的成交额相比2011年秋拍减少了43%,相比2011年春拍减少了43%。在这四大拍卖行当中,中国嘉德的销售降幅最大,相比去年秋拍,今春的成交量降低了45%。对于北京保利而言,其今春整体拍卖销量下降39%,中国艺术拍卖成交额为4.85亿美元,比佳士得高出36%。

  对于ArtTactic发布的报告,不少相关媒体都做出了回应。ArtMarketMonitor指出,“苏富比和佳士得春拍成交率仍然相对较高,而亚洲现代艺术品的数量和成交量也明显超过了当代艺术部分。收藏家之所以将注意力转向更资深的艺术家是因为他们或许想将更多的艺术投资转向寿命较长且风险较低的艺术品。”然而,Abigail Esman为《福布斯》撰写的文章“市场不佳的三个原因”,无疑误读了中国艺术拍卖市场的当前状态。Abigail Esman在其文章中写到,其一,并没有许多中国买家在今年的艺术巴塞尔出现; 其二,中国当代艺术的真正需求仍来自国内,并且,艺术品价格趋于稳定;其三,一些成功竞拍的拍品并没有被支付款项。

  为了驳斥Abigail Esman的文章,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中国买家还未成为购买西方艺术品的主力军,因而在他们没有大批出现在像艺术巴塞尔这样的博览会也不足为奇;主要经销商纷纷在香港投入巨资,将他们最好的西方艺术品带到ART HK这样的国际艺术博览会,并试图培养这一西方艺术品收藏领域。然而,将西方艺术品出售给中国新兴的收藏家群体却是一个长期的战略。这也强调了中国艺术市场的显著因素之一:该市场仍然由新收藏家主导,他们购买的是他们所熟悉的,特别是中国艺术品(无论是百年历史的书法或是现代/当代艺术)。从这种意义上说,中国收藏家仍然保有很强的“民族主义”,而非拥有足够的知识去收藏西方艺术品。除了一中国收藏家于2011年以2130万美元购买了一幅毕加索的《女性的脸》(Femme Lisant (Deux Personnages)),极少数的西方顶级艺术品是由中国收藏家买走的。正因如此,中国买家没有在今年的艺术巴塞尔上倾巢出动也不奇怪了,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

  其次,《福布斯》文章指出, 中国艺术市场低迷是由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真正需求仍来自国内”,而艺术品的价格也没有像2011年春那样暴涨。然而,文章中并没有指出,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艺术(现在、当代或其它领域)的主要需求来自国内,这是由于西方收藏家或许减少了亚洲艺术品的购买,亦或许是将其藏品出售给崛起中的中国新收藏家。正如精日传媒对中国艺术市场走缓之文章作出的正面回应,如果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价格像2010年秋到2011年春期间那样走高,艺术评论员将会发出市场“泡沫”的预警。正因为如此,稳定的价格才是市场需要的,因而文章仅仅将“价格趋于稳定”作为市场走低的信号不免有些短视了。

  最后,文章认为中国买家拒付拍款是目光短浅的看法,因为这在世界各地都时有发生。尽管拍卖行认为,拒付现象对亚洲艺术市场造成了伤害,但中国买家拒付的行为早在2009年甚至在2011年市场高峰时就被强调过。

  中国艺术市场无疑是在变化的,且也不会有去年初那样好的市场形势。但正如精日传媒(Jingdaily.com)今年一月观察到的,这对市场而言可能是一件好事

  今年在亚洲发生的任何放缓可能是一件好事,有助于防止经济过热,并培育健康的市场。这可能对中国来说尤为明显。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这样的国内拍卖行已经看到了热钱涌入,并驱动着一些名气较小的艺术家作品价格上扬。尽管如此,所有关于亚洲市场的猜测在2012年可能会化为泡影,特别是中国市场的显著下降也似乎成为了不可能。对于中国的新老收藏家而言,最明显的趋势是竞相争逐中国当代蓝筹艺术家的佳作,而对他们的二线作品保持冷漠。

  要想明确中国当代艺术拍卖“四巨头”的成交额之所以较低的原因,我们需要考虑到数量和整体成交额较低的原因。首先,成交率仍然相对较高,这表明,要不是极少数的重要拍品引起了疯狂地竞标,要不就是整个拍卖的作品数量较少。自2011年春季市场热潮以来,中国当代艺术拍卖“四巨头”纷纷吸纳中国顶级蓝筹艺术家的罕见作品,而这期间许多中国收藏家刚刚开始进入到市场当中。很简单,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的许多历史性高质作品都已售出,而许多买家只是将这些作品私藏起来,而非在拍卖会上迅速转手。

  类似的,这同样体现在仍然繁荣的中国现代艺术领域里。之前的三个拍卖季中,中国现代艺术领域充斥着齐白石、常玉、张大千等艺术大师的佳作,而这些作品也越来越稀有。由此,我们已经看到中国拍卖行为收藏家吸纳他们所想要的作品已愈发困难。也因此,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于过去九个月忙着在澳大利亚和美国举办采购活动,购买罕见的艺术品与古董,以卖回中国。这也部分解释了中国的竞标人为什么钟情于李可染。该艺术家的作品《万山红遍》于六月在北京保利以4600万美元成交。可见,蓝筹现代艺术家的优质作品正变得愈发稀有。

  总之,对于各大拍卖行而言,中国市场的日益重要性意味着,将目光锁定一些值得关注的领域尤为重要。但要了解中国艺术市场目前所处的位置,以及它是如何到达这个位置的,不是简单的谷歌或百度搜索就可以得知的。较少的拍卖量和不太引人注目的拍卖总额可能只是反映了年轻市场的成熟,尤其是收藏家将其藏品私藏得更久(而非急于转手或用于市场投机),这也是我们之所以看到拍量较少和市场波动的原因。但与此同时,随着蓝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变得愈发罕有,我们会在未来几年看到新艺术家的崛起,而他们的作品价格也会随之上扬。尽管如此,当中国买家本月初在香港以均高于高估价的970万美元总额从欧洲收藏家那里购买了三幅蓝筹艺术家曾梵志(该艺术家的“面具”系列估价自2000年以来翻了尽两倍)的顶级作品时,我们可以说,中国买家的注意力还是围绕在顶级当代艺术作品上。

  也许,包括艺术市场在内的一切事物都是周期性的。

 

返回列表

上一篇:2014青岛世园会国际雕塑大赛开评

下一篇:警惕美术圈里的逆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