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艺术市场的“奇迹”表象看万象

  佳士得、苏富比两大拍卖行以及其他较小规模的拍卖行一同进行的为期三周的拍卖季,已于上周四画上句号。从14世纪一直到今天的不少罕见的顶级艺术珍宝全部被抢购一空,但大多较之略显逊色的拍品全部流拍。

  佳士得方面,总成交额共计约为3亿8500万英镑(折合美元为6亿),其中,约翰·康斯特布尔、伊夫·克莱因和让·米歇尔·巴斯奎特都有新的作品拍卖纪录诞生。

  而其劲敌苏富比方面,共计收获了3亿4600万美元(或者应该是4亿1100万美元,如果将于五月进行的冈特·萨克斯藏品拍卖会计入在内的话。)其中,西班牙艺术家杰昂·米罗的1927年作品《绘画(蓝星)》以3690万美元成交价创下了该艺术家的最新作品拍卖纪录。然而,就在这同一场拍卖会上,很多作品的成交价格却未能达成预期,恰恰强调了一些专家们所说的,在顶级拍品和其他艺术品之间,存在着分水岭。

  《艺术新闻》报的自由撰稿人乔治娜·亚当在《金融时报》的一个专栏里写道,“读那些头条,好像艺术市场哪里都很好。其中不是这样的,高端艺术圈形势是很好,其实主要是因为有那些财富未曾受到金融危机削弱的百万富翁们做后盾。但是,当把范围扩大的时候,就不是这般景象了。不少规模较小的画廊处境艰难——一些已经关门歇业了。”

  起决定因素的极少数百万富翁

  这些有钱人对于顶级艺术精品杰作的胃口可谓是有目共睹——是永无止境的。今年5月,爱德华·蒙克的旷世杰作《尖叫》仍留存在私人藏家手中的唯一一个版本在纽约苏富比上拍,在经过了近15分钟,每次都以百万美元递增的激烈争夺竞价之后,最终以1亿2000万美元(包括佣金)成交价,刷新了艺术品最高拍卖纪录。

  其他两个艺术品最高拍卖纪录也都是在近年诞生的——毕加索的《裸女、绿叶和半身像》在2010年5月以1亿6500万美元成交(1951年上拍时拍得19800万美元);同年2月,贾科梅蒂的《行走的人1号》拍得1亿430万美元。

  而远离拍卖行的私下艺术品交易,甚至更加惊人。

  一个经媒体广泛报道却未得到证实,发生在2011年的一项艺术品私人交易:卡塔尔酋长国以2亿5000万美元天价,购得保罗·塞尚的名作《玩牌者》——一个没有保存在博物馆的唯一版本。

  每次的经济衰退、增长停滞、欧元区危机和股票市场的不稳定,艺术品的价格都会变得令人难以置信。

  虽然拍卖行说,有一个新兴的超级富豪收藏家群体,从北京到莫斯科和伦敦,再到纽约,他们将油画和雕塑视为美的事物、身份地位象征或者投资工具——或者是综合这三方面的一个混合体。

  由凯捷咨询公司和RBC财富管理公司于6月出版的一份报告,评估了百万富翁的数量,2011年上涨了0.8个百分点,破纪录地达到了1100万,尽管他们的收藏财富跌了1.7个百分点,降到了42兆美元。艺术只能吸引这些人中的很小一部分,但每当在其他投资项目里的收益回报非常不理想时,一些专家说,艺术就是一个投钱的好地方。其他人反驳称,在将保险和存储成本,以及市场相对不流动的事实考虑在内的情况下,艺术品就没有那么有吸引力了。

  将单个藏家排除在外的话,另一个隐藏在艺术市场繁荣景象背后的重要因素就是机构买家,他们大多在中东,尤其是卡塔尔,这个酋长国购买了大量艺术品来填充其即将于未来几年内开放的几家博物馆。

  日益增长的市场,有两级分化

  欧洲精品艺术基金会评估2011年艺术市场总值为461亿欧元,相比2009年上涨了63个百分点,而当年却因金融危机出现了市场不景气的现象。

  但是,2011年的市场增长速率却相较前年有所下降,主要源于中国赶超了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和古董交易市场。但中国市场一直在放缓——“谋艺术”市场分析公司所属的分析小组对今年春天的四大主要拍卖行进行了评估,相较2011年秋季,总体下降了32个百分点。其他潜在涉及因素也都是很微弱的观点——“谋艺术”的当代艺术市场信心指数在今年1月到6月间,下滑了9个百分点,滑落至48%。

  难怪拍卖行都在寻找那些很少在公开场合亮相,甚至从未上拍的重要杰作了。苏富比英国部的副主席哈里·达尔梅尼说,“你不可能将艺术市场看作简单的一件事,各个地区的市场都是由有限的杰出艺术品供给推动的。因此,在高端市场,艺术品价格自然会不断飙升。”

  他承认,当押宝次要艺术品时,拍卖行不得不考虑经济疲软。不过,佳士得CEO史蒂芬·墨菲认为,冷却市场的某些过热因素是件好事。他说,“精品杰作还是可以达成不菲的价格,而且次一级别的艺术品也能拍得好价钱,我认为这是很好的结果。中等价值的艺术品,如果你是四年前买的,还是一个很好的投资。”

  在最近刚刚结束的伦敦拍卖会上,拔得头筹的拍品,不出所料地都是那些认定为既重要又罕见的艺术品,而其他相对次要的许多拍品,都只是费力达成最低估价或只是不流拍就已经很不错了。

  苏富比方面米罗作品创下新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而佳士得方面,伊夫·克莱因(《蓝玫瑰》,成交价3680万美元)、让·米歇尔·巴斯奎特《无题》,成交价2020万美元)和约翰·康斯特布尔《船闸》,3520万美元都相继有了新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金钱,看似不重要。但在康斯特布尔的《船闸》上拍时,你也许也为卖家捏了一把冷汗。

  男爵夫人卡门“蒂塔”蒂森·博尔奈米绍,是一位西班牙贵族,除了《船闸》外,还收藏了许多其他油画,据报道称拥有一大笔财产。她说她做了“非常痛苦”的决定才与这幅杰作分离了,因为她“没有流动资金”。

 

返回列表

上一篇:北京琉璃厂是谁营造的?

下一篇:如何形成学术研究的有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