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艺术理论家、批评家真的病了吗?

  我是非常喜欢批评家的,而且一直很崇尚尊重批评家。多年来,一直后悔上学时没有好好读书,知识储备不足,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知识渊博的理论家、批评家。在我看来,批评家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平时说话伶牙俐齿、口若悬河,写起文章,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好不厉害?!他们的地位在中国艺术界,可以说举足轻重,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势!掌握着中国艺术家艺术发展的生死大权,对中国艺术可以随意指点江山,独领风骚,风光无限。羡煞我了。不过近来网上一些批评家的文章、言论和观点以及作为,实在让我侧目和失望。现在看来,不当批评家也挺好,虽然画画清苦寂寞,不那么风光,但苦中有乐。至少不至于一言之争而降低人格,恶语相向。赌咒对方脑瘫或脑疯,更不会脏话迭出:拉皮条的、敲诈、狗娘养的。

  前一段时间网上到处可以看到体制内,体制外一些批评家争吃屎,后来又开始争卖逼,(片山吃屎,成力艺术买逼简称)最近好像都不争了,也许因为争吃屎、争买逼实在不雅上不了台面,理论上也搞不出来什么结果,也就息鼓歇菜了。

  几天前,网上出现批评家脑瘫,脑疯的文章,我很是吃惊。从吃屎,买逼,到脑疯,脑瘫。(刘礼宾有一种批评叫脑疯。王南溟有一种批评叫脑瘫)看来有些批评家真的病的不轻了。大家知道,脑疯和脑瘫这种病,都是比较严重的病,不太好救治,即使将来以后治好了,也都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对于学术观点不同,互骂脑瘫、脑疯,也算是一种粗俗的批评方式,只是有失身份。拿对方身体开涮,不涉及人格问题,好像还能够接受。谁知最近突然又爆出个大冷门,两位中国最著名的高校艺术博士生老师,著名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相攻击,互相揭批、对骂:疯狗、勒索、拉皮条的,最后连狗娘养的都带出来了。你们看看,艺术批评已经到了如此下流、疯狂、难以自制的地步,让我们如何是好?

  有人说:中国理论家、批评家全体堕落沦陷了!我虽然不完全赞同,但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观看这些所谓的艺术理论家、批评家了。

  如果掌握着中国当代艺术家命脉的当代理论家批评家们都脑瘫、脑疯到如此地步,你让那些埋头苦苦专研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们,情何以堪?!

  今后,重大主题城市雕塑课题研究将模式化、固定化。包括具有历史意义的人物题材、北京的重大历史事件等。

  本来在这个缺乏公正意识的“圈里”,被誉为“知识分子”的当代艺术理论家、批评家们,该是社会的精英;是文化,见识,智慧的象征。是国家民族之栋梁,理应担负起振兴中国乃至人类文化的重任,忧国忧民,前赴后继,公而忘私;独立而不狭持,公正而不偏袒。面对时弊,应当勇猛顽强、慷慨激昂用手中的手术刀(笔杆子)去邪扶正、去疾存良,发挥知识分子应有的作用。

  然而,他们的所作所为太令人失望了,手中的手术刀变成了匕首,没有用来针对时弊治病救人,而是用来同门相残,互相凶扎和伤害。

  在中国,人们对于当代艺术的欣赏和认知是非常缺乏知识的。(这和我们现行的教育、体制、制度有很大的关系,以后另文阐述)很多艺术家一直指望这些理论家、批评家们,高举正义之旗,率领中国当代艺术家冲出困境,走出阴霾,走向光明!现在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长年累月不辞辛苦、埋头努力的工作和专研,与孤独相伴,与贫困相依,努力探索艺术创新之路,用以成全那些以作品为蓝本的中国理论家、批评家们解读评析他们的艺术作品,以期搭建一座知识与愚昧,黑暗与光明,自私与公正、邪恶与正义的桥梁,使那些关注艺术,喜欢艺术,而又不太理解当代艺术作品的人们开悟、脱昧。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了!

  众所周知,国人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认识欣赏水平之低,是人所共知有目共睹的,即使是一些饱学之士,对当代艺术也是另眼看待,多有微词。

  整个艺术界严重缺乏有真知灼见的艺术理论和知识构建,大多数理论家、批评家都是人云亦云,不知所云。

  中国当代艺术没有自己的独到的理论建树和见解作依托,当2008年金融风暴来袭,艺术市场滑坡,艺术圈解构了栗宪庭和高名潞两位资深批评家的权威之后,各种流言四起,群魔乱舞,当代艺术家群龙无首,失去了他们所依靠的精神支柱,瞬间,迷失了方向,乱作一团.。保守的传统势力乘虚而入,有所抬头,一时间,传统说、回归说、民族说等等充斥整个艺术界。当代艺术危机四伏,狼烟四起,可以说:危在旦夕,被骂的一钱不值,几乎垮掉了。这充分说明,国人对于当代艺术的理解、认识、欣赏根本没有一点知识,艺术专家们也都很肤浅没能给予强有力的理论支持。很多人不知道当代艺术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在哪里。

  人们茫然了,迷惑了,惊恐了,痛苦了。所有和中国当代艺术沾边的机构、组织、团体,画廊、拍卖行、都相继扯出了白旗,当代艺术市场一片颓废。

  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单单是经济的强大,更重要的是:人文文化的发展,和人文精神的丰厚。当代艺术在中国很脆弱。真正搞当代艺术的艺术家很可怜,他们受到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究其原因,是有能力的理论家、批评家不作为,没有能力的批评家、理论家,滥竽充数,浑水摸鱼。

  中国当代艺术的传播渠道本身就很狭窄,基本上是通过画廊展出,纸媒推广和理论家、批评家的文章评述,才得以被大众所理解、接受。其中,理论家、批评家在传播的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是重中之重。无论画廊也好,媒体也罢,大部分从业人员都不太了解当代艺术,在这种情况下,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展示、宣传都是通过理论家、批评家的文章推介才得以实现完成的。因此,推广宣传当代艺术的重任就落在中国理论家、批评家们身上了,只有他们的正确分析、解读、推广,中国当代艺术才能真正被世人所理解和接受。

  现在好了,理论家都脑疯、脑瘫、拉皮条,做操盘手了,以后还怎么指望他们引领中国当代艺术向前发展?

  经过观察了解我发现,中国现在的批评家,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

  第一种,在体制内掌握国家资源,不干国事,不为国家利益着想,假公济私,利用国家资源,拉帮结伙,为自己图谋福利,大发国家财,甚至勾结外国人里应外合,洗劫国家资产,明着做批评家、策展人,实者为操盘手。勾结拍卖行,假作拍卖纪录,屏蔽优秀艺术家,在优秀艺术家发现和选拔上,严重的不作为。他们所宣传吹捧的艺术家多是些过气的、没有创造力的,没有创意的、反复复制自己以往作品的、他们圈内的、所谓成名的明星艺术家,他们利益共谋,资源共享,共进退。

  第二种,是吃遍体制内外,有能力,有学术水平,掌握一定的资源,但心胸狭隘,地域性意识很强的批评家、理论家。虽然他们整天将人权、民主、独立、自由放在嘴边,但是,就是不谈公正意识,他们只关心宣传本省,本地区,本学院,本圈子的艺术家(画家)或者身边熟悉的关系好的艺术家、画家,形成利益共同体,小视野,小圈子。

  第三种,江湖放浪型理论家、批评家,只关心自己江湖小圈子之内的、自己能够掌控的和听从摆布的艺术家、画家。圈子以外的艺术家概不提及,概不宣传。身边聚集着一帮酒肉朋友,整天醉生梦死,谁会溜须拍马,谁给钱多,就写谁捧谁,否则,靠边站。

  第四种,学究式的批评家或称理论家,他们不问时事,拿着国家俸禄,做老好人,不参合任何帮派圈子,但哪圈子都给面子都可以应付,若即若离。只做一些无关痛痒的表面文章,不是写写已故的艺术家,就是翻译翻译外国文献,一般多是过气了的艺术家生平作品分析,和在西方已经烂熟了的理论家的文章抄袭、翻译。因为这样可以明哲保身,既不得罪人,又可为以后评职升迁捞取资本,一举两得。

  第五种,倚老卖老型的理论家、批评家,他们依仗着自己以往的资历和地位,在艺术界指手画脚,指点江山,仿佛黑社会大佬,又好像行业领袖,到处指点江山,以为自己每一句话都是金科玉律,不得反驳,否则,江湖封杀令,一流的艺术家也的把你贬为二流的艺术家,命令那些愚教后的徒子徒孙们维护师门,在自己掌握的权利范围内,将不服从者,屏蔽封杀掉。这种人多在体制内任教或画院、美协等权力部门工作任职过,有庞大的关系网。但是,没有多少新思想,新观念。思想保守迂腐。

  第六种,官场失意型批评家,他们怀才不遇,流落江湖,好像天下谁都欠他似的;老子我行我素谁都看不起,遇神杀神遇魔杀魔,有一种改朝换代舍我其谁的霸王气概,这种人谁都不勒,谁都看不起,不过还是希望别人尊重他,高看他。虽独有一统江山的念头,但没有振臂一挥的勇气和魅力。想学老栗做江湖老大,可又缺少老栗一统领江山的胸襟和智慧。

  第七种,海归镀金型的理论家、批评家。他们有海外留学的背景和经历。虽然文章写的一套一套的,但是解决不了中国的现实问题,文采很好,欣赏能力一塌糊涂,根本就看不懂当代艺术作品的好与坏,对艺术语言的理解更是糟糕透顶,唯西方所谓大理论家,大艺术家马首是瞻,根本看不到中国艺术家的能力!只会拿世界著名的、烂熟的、艺术家、理论家说事,显示自己超人一等的优越感。自我感觉良好!

  第八种,这种所谓的理论家、批评家。整天混798艺术区等。没有真才实学,真知灼见,不具备宽广的视野,博大的胸怀。总想浑水摸鱼,在没有练就一双慧眼就瞎策展,自吹自擂:我是怎样推艺术家的!就像那个放羊的孩子,整天喊着:狼来了,狼来了!久而久之,人们就会失望,认为金玉其表,败簌其中。这种人还挺多,闲着没事,做白日梦,搞什么联合舰队,以为还是八国联军的年代,联合起来就可以消灭一切!

  互联网的时代,无需奢侈浪费,搞什么联合舰队,想垄断资源吗?如果你真有真才实学、独立精神,公正意识还搞什么联合,互联网是最廉价的批评平台,自己做批评!

  大恶过后方显大善,但愿有些病了的理论家、批评家,能够闯过这一关,能够浴火重生,凤凰涅磐!大病愈后方显精神,能够将国家民族利益放在首位,把发展人类文化为己任,为中国的文化艺术能够融入世界文化做贡献!

  以上列举的理论家、批评家,只是个别案例,个人看法,不代表全部理论家,批评家。请不要对号入座。

 

返回列表

上一篇:如何形成学术研究的有效机制

下一篇:石雕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