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骂“中国写实油画老土”

  首先,我们把这个话题的范围定在绘画艺术的创作价值之内,不涉及初学者的写实写生能力的训练及习作般的素材之积累,或者是专门如工艺设计业务基础的必须所具备,如果有人想以此绘画样式被人买单也没啥不可以的,那是生存实际里的商业谋生之手段,我们不能去苛求人家该怎么样干,这是一个“周瑜打黄盖”式顺其自然的另回事;既然我们要把自己的作品说成是绘画艺术性的展现着,那就需要从绘画艺术的语言角度去把一些事物的本真讲清楚,只有这样之道理的清晰,才能在自己绘画创作的思维中起到一定的指导性作用,免得不管什么样的视觉性涂抹都被冠于艺术之说,既忽悠了别人也晕乎着自己,就像坐错了方向性的车次却仍然在夸赞着火车跑得飞快。

  逼真是绘画创作之美感想象力的凶险杀手,中国古人早就说过那些画得逼真的绘画就是低档次的工匠性手艺,我在许多的日志里已经注明过.它限制了我们视觉新鲜性的形象思维能力,扼杀了人们寻求视觉语言扩展的能力,阻碍了人们日益丰富的视觉美感之智慧性开拓,且封堵了人们要超越自然真实客观之上心灵的神往,没有给人以幻想的美妙痴迷感,它只有把人的视觉智慧拉向倒退或者弱化,像动物一样地能识别物象就行了。当然,我们不否认在人类社会的早期阶段、即人类社会还没有比较科学即非工业技术的农业时代,在没有照相机把自然物象进行保留的年代,那逼真的物象制作品就是人们为了保存当时的真实而不得不为,皇家宫廷就必然用画家与匠人的手艺把自己的荣华富贵以视觉形式仿真般地记录下来,在这记录的缝隙中就可能有点制作人之情感的些许发挥了,也必然能够搀和一些远古传说的图腾符号之类,譬如古墓出土的壁画及墓葬的饰品装潢等;但在西方油画艺术的发展过程里,写实绘画就充当了首要的记录帝王显贵影像之主力了;所以,早期油画的宗教性功能也能为王室服务的具有重要性就不言而喻。

  等到照相机的发明及普及性地运用时,绘画艺术的技艺性制作就无可奈何地被影像逼真的机械性功能所替代或者是被冷落了。西方油画家在这自然趋势的社会发展潮流面前,都不得不考虑到绘画艺术怎样才能区别照相机功能且超越它,继而把绘画人自己的思维观念与心灵感受用绘画效果表达出来,这样的行为恰恰就是照相机不能达到的情感性制作啊!况且,在表达情感方面,人类心灵的美感想象力又决定了画家的形象思维是可以随意地驰骋,在观赏者的思维想象参与方面也无形地存在着或多或少的不尊重他们之潜意识,因为我们把自然的物象绘制得无与伦比地真实,人们看到的是绘画人在挪移自然物象的具体,而不是画家自己性灵感悟的情绪之表达,在重复照相机功能的同时也把自己的独有感觉给忽略啦,且在描绘过程里自己的心愿完全被自然物象的真实所征服,画家的行为就是被动地去模拟自然的表象及光影效果,画家个人的美感就不可能有文化艺术符号的典型性,也谈不上有民族美感传统的体验与发扬,即便要超越自然真实的一步也感到如履薄冰,因为自然真实的美感就是自己所表达艺术之临界点,一切都以真实物象表面为审美标尺,既没有个性、也没有典型意义之超越造化的创造性智慧。经过细扣慢磨地画到与自然真实一模一样的绘画作品,艺术个性的缺乏着就必然会像没有产地没有商标、没有专利、没有质量鉴定级别的生活或者工业产品一般,你在商场里看到这样几无的商品岂敢掏腰包购买?

  我们现在的写真绘画之所以还有一些文化艺术素质较低的人在光顾着,就在于他们缺乏对绘画艺术的本质之基本了解,那些绘制此类油画的人应该想想:为什么许多人骂“中国写实绘画老土”。这个“老土”的含义就是在于其文化艺术的含量比较低,“土”就是人们惯常指太多太一般了,你看看土可是讲是我们生存环境里最多的也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它之所以廉价就在于“土”这种东西随处可见,画得如照片一样的东西,你画家的个性与你精神独立性之笔意表达又哪里去了?!当然也有土的东西是值钱的,但那“土”就一定有其自己的个性用途与化学元素的特异着;你见过几人去谩骂中国文人逸品绘画及西方近代大师的绘画是“老土”吗?这“老土”的意思略微地琢磨一下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中国油画的名家少有人在继承西方油画近百年来的转变之意识?为什么还把西方200年前的写实技法当做艺术宝典来维护自己惯有的威严?为什么一大批的青年人争先恐后地羡慕权势而痴迷于老套技术?在民族文化的艺术方面,媚权奴颜的心态其实就隐形汉奸意识的心理之延续,有时候是自觉的,有时候是被动的,有时候是无意识的,有时候是晕晕乎乎地迷茫着的。一些人根本就不是搞学术的料,完全是维护自己的权力与金钱的欲望而处处打着民族艺术的旗帜在声竭力嘶;我们绘画界的不少名人就是如此宣扬着自己啊!

  我们可以画着最好看的美女照,把美人的丰乳肥臀描摹得叫人只想胡作非为地,把每一根豪发都事无巨细地吹毛求疵着,我们的美感思维有了呆滞,就跑到大漠边陲去兜风般地猎奇,我们的艺术创造力疲软了就去写生风景,似乎只有在自然的美景里才能够找到个人的艺术灵气哩,我们已经画了几十年的写生,虽然像青年学生一样地虔诚着可赞且可叹,但如果离开写生就难以再有绘画表现的语言探索了;这样之真实物象绘画的泛滥就不能不令人感到诧异:有了现代化的行动工具就可以用不着形象思维的提升了吗?看到那些早期画得还不错的同道们还是齿轮般地保守着自己的一成不变,就不难看出他的文化底气之不足,也显示了他的艺术灵气及思维能力的局限性而无可奈何地在一天天地退步,许多名家“江郎才尽”后就不得已地以绘画的名义去忽悠普通人,贫嘴般地误导青年人而赚取廉价的掌声,去搞个什么绘画工程与艺术研究的项目。。。我们的绘画就是被如此地被糟蹋着,我们的民族美感就是被如此地被“杂烩”着,似乎工业现代化了,人们的情感之原始愉悦性也必须要变味了。

  我们如果只是以真实物象的表面来炫耀着自己的绘画技法,那只能说明我们的审美情趣在严重地退化着,我实在不能同意冷军先生的谬论:‘国画是人的年龄大了,体力不行了的时候才画’的怪谈,我不知道一个文化大省的美协头头竟然是如此地不懂中国的艺术文化!我坚信,喜欢收藏他绘画的人终有一天也会明白:这些如照片一般的油画作品,在人们的美感认知到了一定高度的时候,你就等着他这样的绘画贬值得如同弱智图片一样的情况吧。

  我想拿一个实例说明一下:如果一种绘画的类型比较流行,且使用照片不去用智慧性的思考去投入创作之中,没有独到的美感语言去表现,许许多多的人都可以画到较逼真程度且像照片,你说它能是好的绘画艺术吗?

 

返回列表

上一篇:拙涩的巴尔蒂斯

下一篇:纯粹与自足,雕塑拥有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