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基金:从黄金时代到白金时代

  对于今年的艺术品基金,媒体界所吹之风多是谨慎乐观,但这与市场观点不一致。“周围越来越多的人都想做艺术品基金,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和银行都对艺术品基金开始感兴趣,这个市场怎么可能仅仅只是原地踏步?”很多金融圈内人士都以切身感受如是评论。在他们看来,当前各类研究机构所披露的中国艺术品基金市场,仅仅只是整个市场的一块,更多的艺术品基金,往往以私募的形式蛰伏于艺术金融市场深处,很难为人所发觉,暗流涌动。

  进入市场的钱多了、竞争的同行多了、具有潜力的艺术家或艺术品难找了……而在这些艺术品基金看来,一个“黄金时代”或许在逝去,但随之而来的并非一地萧索,反而是一个更加炫目的“白金时代”。更深一层看,无论是艺术品信托还是艺术品私募,今年的中国艺术品基金市场与去年相比,正进入探新求变的新时期,各方神仙各显神通,尚处困境中的艺术品基金正寻求突进。

  变化一:基金品种纷纷求突破

  “除了前几年发行过信托的‘老客户’今年还继续与信托公司合作,现在新入场的很少选择信托了。”上海一家不愿公开姓名的艺术品基金负责人如是说。这家机构前段时间曾一度摇摆于信托与私募,但最终弃信托选择了私募。

  京沪艺术金融圈子中一个小范围的调查显示,有10家左右的投资机构表示今年有意或已经发行了艺术品基金,但仅有一家是通过信托渠道,其余全是私募。其中,有部分是完全通过自有渠道募资,另外一部分则与银行合作。接受该调查的有关人士甚至透露,目前市场上艺术品私募的数量至少在信托的1倍以上。

  上述艺术品基金负责人表示:“如今市场上有一种观点,就是选择走信托渠道的都是没有募资渠道的。自己有信心完成募资的,一般都不会选择信托渠道,与信托公司合作虽然可以更容易地募集到资金,但要拿出很大一部分费用支付给他们,增加了运营成本。”

  而更深层的原因是,由于市场发展时间过短,中国不少艺术品基金都存在操作不规范的情况,有很多信息不适合公开。但如果走信托渠道,不但需要经受资金使用风险控制的约束,更需要定期公开信息,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对艺术品基金运营造成不便。此外,一些信托公司运作不规范,据说市场上就曾出现过信托公司临时增加投资人,打乱整个艺术品信托募资计划的事情。

  而今年艺术品信托市场的一大变化是出现了一种新型的信托模式——贷款类艺术品信托,其代表就是华宸信托发行的“天雅1号·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期)”。该款信托在两方面开了市场的先河:质押担保物和项目合作方。

  质押担保模式一向是国内艺术品信托的主流模式之一,但用来质押的多是自有艺术品,比如最典型的就是“融美10号”,其发行规模高达10亿元,该产品采用“融美”系列特色的双投顾模式。而“天雅1号”却首度以上市公司股权作为质押担保,这一做法在国内艺术品信托界堪称先例。该款信托产品的公开资料显示,“天雅1号”预期发行规模4亿元,实际发行规模1.2亿元,采用如下质押担保措施:北京京润蓝筹投资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1400万股中汇医药股票提供质押担保;环宇公司股东邹毅、刘海艳以其持有的环宇公司全部股权提供质押担保;中投合拓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除了质押担保物外,“天雅1号”的项目合作方北京环宇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品投资界内的成员。网上资料显示,北京环宇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业务范围并没有涉及艺术品或金融投资领域。但根据其他媒体调查报道,环宇公司背后隐现着著名大庄家、资本大鳄刘志远的“世纪系”身影。该产品也被业界称为国内首款投资界深入艺术品投资的信托产品。

  变化二:底线清算中期变短期

  国内艺术品信托底气不足,这是当前艺术金融市场上的一个普遍看法。而印证该看法的最直接证据,则是艺术品信托忙着清算的事实。

  华澳信托于今年4月完成清算的“长诚1号·文化艺术珍品流动化基金信托”可谓是其中的代表。根据运作计划,该款信托产品去年发行时宣布的运作年限是12至60个月,但出乎意料的是,仅1年之后,在达到最低运营期限后,该款信托就匆忙进行了清算。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国投信托发行的,与“雅盈堂”事件相关的“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资料显示,该款信托的运作时间原本应该是24个月,即应该于今年12月底到期。但6月29日,该款信托运作18个月之后就提前进行了清算,比计划提前了半年。

  对此,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曾如是分析:“提前清算的一般都是质押融资型的艺术品信托,而且资金的投资方向都与艺术品关系不大。比如‘长诚1号’就明确投资方向是矿产。中国艺术品基金市场若要发展,希望能多点投资型信托,少点这类融资型信托。”

  变化三:地方政府力量介入

  “今年国内艺术金融市场最直观的感受是钱多了。”某家艺术品基金投资总监说。他粗略判断,今年上半年艺术品基金市场流入的金钱,绝对超过去年同期。在调查中,笔者也发现,国内艺术品基金今年更多地是由信托向公募、私募的多元化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国内艺术品基金市场的真实规模。

  与此同时,经历了前两年的市场洗礼,一批机构拥有了一定的市场经验,无论是制度设计还是市场操作,都更加得成熟。

  当然, 从长远看艺术品基金的发展,必将衍生出多种模式。而随着各地文化产业发展大潮的掀起,各地方政府也逐渐开始重视起艺术金融市场,关注起艺术品基金。不久前,上海徐汇滨江西岸文化走廊引入了龙当代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入驻,显示出上海在这方面先行一步。据媒体报道,以中国“金融高地”闻名的浦东,也有意在文化艺术项目国际投资外汇管理政策方面寻求突破。根据设想,浦东希望能争取到允许文化艺术项目以国际合作投资的形式开展。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可以解决国内外艺术品基金“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实际困难。一旦计划成真,将对艺术品基金、海内外艺术品交易等产生重大影响。而这一切的积累,似乎预示着,中国艺术品基金正开始新一轮的突进。

  “相信未来几年将出现一个更规范、更有活力的艺术品基金‘大市’,艺术品基金也将与影视基金一样,成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专家表示。

  放眼当前,文交所发展艺术品的道路暂时充满了荆棘,艺术品基金成为目前艺术品对接金融产业的唯一途径。尤其2011年,各种类型的艺术品基金如雨后春笋般爆发。然而,2012年上半年艺术品市场却面临大幅回调,去年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中的艺术品基金,出现不同的困境和难题,很多人也在静观艺术品基金的发展方向。

  虽然2011年饱受质疑的基金提前清算等问题在今年没有爆发,行业中也不乏“专业人士操盘,稳扎稳打”的艺术品基金,但很多基金管理公司和投资人也在积极反思目前艺术品基金出现的问题,探索适合中国发展的模式,寻找新的突破口。毕竟,在艺术品基金市场上,仍然存在一些个人或机构,希望借助这种新兴的金融模式,在政策漏洞之下,通过暗箱操作牟取暴利。

  目前艺术品基金突出的问题之一在于很多基金的操盘手是金融业出身,缺乏艺术品知识,很容易买进假货。甚至有些基金明知道是假货,因为价格低,利润高,以假货买进,当真货卖出。也有新入的艺术品基金,纯粹以金融手法进行操作,无视所选标的物的品质、真伪。对艺术知识了解不够,只是运用金融操作手法,在行业内形成恶性竞争。

  此外,大部分艺术品基金管理不透明,缺乏监管,也不做信息披露,在目前排名前20的基金管理公司中,没有一家公司具有公开透明的管理和过往绩效,在这样的制度下,很容易发生暗箱操作和关联交易。

 

返回列表

上一篇:纯粹与自足,雕塑拥有自己的生命

下一篇:梵高自画像首度亮相加利福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