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让当代艺术进入精品拍卖了

  2012年8月10日,由北京保利推出的第19期精品拍卖会在北京会展中心举锤,首次出现在精品拍卖会当中的当代艺术版块无疑成为了众人所关注的焦点,毕竟在满是调整气氛的当下国内艺术品市场,任何与市场有关的新动向都会成为媒体争相探访的对象,而此次保利拍卖将当代艺术引入精品拍卖行程并设立相应的专场,势必会让一向看惯了在春、秋季大拍中才会上演的当代艺术争夺战的国人倍感惊奇。

  当代艺术版块出现在非春、秋季拍卖中上并非唯独保利拍卖一家,早在保利第19期精品拍卖会开锤之前,中国嘉德就已经将当代艺术部分引入其四季拍卖当中。除上述两家之外,北京荣宝也在第73期艺术品拍卖会中设立了当代艺术部分的专场。如此看来,当代艺术进入精品拍卖显然不是一家为之,反而更像是当前众多拍卖公司应对艺术品市场调整期的举措之一。

  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经理贾伟介绍说,“为什么突然之间想把当代油画放到四季拍卖会当中,原因有两个:第一,保利不是第一家这样做的拍卖公司,当前已经有拍卖公司尝试在四季拍当中呈现当代艺术的专场,效果也还不错,而我们从自身的客户资源以及所征集拍品质量出发,觉得我们也可以做这个事情,且有能力做好;第二,这样的举措也是结合保利自身的特点制定的策略,考虑到春、秋季拍卖当中日场拍品的庞大数量所带给我们的巨大压力,将当代版块打散,分散到四季精品拍卖当中,以特色为主。如此一来,所顾及的客户群体会更全面,也会为我们春、秋季大拍日场适当的减轻一些压力。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我们觉得是时候去尝试这样的运作方式了。当然,这个过程也需要不断地尝试与调整,在这种想法之上,这一次精品拍卖的准备时间也不过只有三个星期,这当中还要算上两个星期的图录制作,而最终取得了500多万的成交额在我个人看来也还是很满意的。”

  即便如此,仍旧会有很多对于在四季精品拍卖会中加入当代元素的猜测存在,至于所谓的借助此举试水秋拍之说在贾伟看来“根本不存在”。贾伟表示,“我不知道其他拍卖公司什么情况,但我们的客户不是只有一个人或者只有两个人,他们针对的也不只是某一类作品。藏家群体的多元化也决定了我们不需要拿某一场拍卖来验证市场的好与坏。当然,在这个时候进行当代艺术的尝试,我们也存在一些失误的地方,这些失败的例子也是今后我们一定要杜绝的。四季拍卖在大家的心目中总感觉是一些价钱便宜的作品,而这样的心态就容易出现以价格抢夺市场的行为。其实在我看来,艺术品不能依靠低价格来吸引藏家和大众,它(艺术品)与商品之前存在有很大的差异,买作品的人精神上的满足也不能简单的用金钱来衡量。所以在下一场的四季拍卖当中,拍品的质量将会是我们重点考察的对象。我觉得拍卖公司就应该如此,需要一个明确的姿态,及时地把市场的反馈信息结合起来,这样我们增长的可能性才会更大。”

  第一次尝试的不完满往往在所难免,但也正是在这种不完美之下才会有第二次的奋起直追。依照贾伟的说法,当代艺术在四季精品拍卖中将会持续推出,而每一次的专场设定也将会以特色形式呈现,想必这样的运作模式也将会引得各大拍卖公司竞相效仿,打造属于自己的个性精品拍卖会。

  在藏家方面,受限于精品拍卖中拍品的整体质量,很难将众多大收藏家尽数吸引到场,但就本次保利精品拍卖会的现场反应而言,座无虚席的场面依旧出现在了当代艺术的专场当中。据贾伟介绍,“现场的藏家由这样几类人组成,一类是往常以买国画、近现代、古董为主的藏家;一类是之前参与我们大拍的藏家,他发现小拍的某件作品性价比特别好,也愿意过来进行电话委托或者进行投标。同时,专场当中那些知名艺术家的小品类作品,藏家群体依旧稳定,多数以老藏家购买为主,作品竞争也很激烈,但新进藏家则还是以画面为主,讲求看得懂,且符合个人的欣赏趣味,买他自己所喜欢的能挂在家中的作品。而且在这次的拍卖会中,你会发现很多卖家也在选购自己喜欢的作品,在卖掉自己送拍的作品的同时,往往也会带一两件作品回去。更令我感到惊喜的是在四季拍卖当中,很多新的买家进来不是为了投资,他的出发点首先是个人的兴趣,还有就是为了让他的生活情调、格调以及他的趣味得到提升以此购买一些喜欢的并能让他感到愉悦的艺术品。借此,我也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艺术市场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只不过会有一些波动或者是一个漫长的等待期与爆发期,而最重要的一点是拍卖行怎么才能找到自己的话语权,怎么样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然后提供相应的服务。这些服务既是针对老藏家而言的,同时也能让新的买家对我们产生信任。因为现在都是谈信任危机,对任何事都抱以质疑。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站出来,要有担当的责任,然后才能谈带领全新的气息跟面貌。”

  稳定且在有新藏家不断进入的情况之下,保利拍卖选择了在今年的10月进行该项目的第二次尝试,而在当代艺术专场的设置上,也将会以全新的姿态呈现,形成属于精品拍卖会中当代艺术的新特色。

 

返回列表

上一篇:雕塑艺术的真情诠释

下一篇:讲求实际 力戒浮躁——从城市雕塑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