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求实际 力戒浮躁——从城市雕塑谈起

  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家决定发展城市雕塑,在中国美术馆开了一次很小范围的会。出席会议的有美术界的领导、专家和有关方面的人,有华君武、王朝闻、刘开渠等,我是城市规划方面的人员。会上大家都为国家重视发展城市雕塑而欢欣鼓舞。同时,几位领导和专家也指出,需要科学的对待,不能盲目发展。后来,这项工作我没有继续参加下去,但是我一直关心城市雕塑。1996年,我担任建设部总规划师后,关注城市雕塑发展成为我的工作。

  近十年来,看到我国城市雕塑蓬勃发展,新的作品不断涌现,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出现了很好的雕塑,在长春,还开展了国际雕塑建设和展览,很成功。但是,从总体上说,我的心情是越看越沉重,越担心,因为好的雕塑实在是太少了,而从大城市到小城镇,粗制滥造的城市雕塑则有如雨后春笋一般。去年看到北京和上海的调查和分析:北京对城市雕塑普查结果显示,优良的1277座,占70%,一般的544座,占29%,差的15座,占1%。在大体相同的时期,上海也有调查和分析,结果是:平庸的占80%,优良的占10%,低劣的占10%。如果这个信息是正确的,我对北京发展城市雕塑的积极性和宽容表示理解,更佩服上海评价的严格。同时我也很佩服北京对处理垃圾雕塑的坚决,他们拆除了某区品质低劣的城市雕塑一条街的全部雕塑。

  然而,我又有新的担心。因为听说北京为了举办2008年奥运会,上海为了举办2010年世博会,都要求在不长的时期内建设大量的城市雕塑,以提高城市的文化品位。这样做,是不是不太符合艺术创作和文化发展的规律呢?!北京和上海是我国最具有代表性的特大城市,在城市文化建设方面,他们的行动影响所及是可以想象的。现在我国的城市雕塑,好的太少,垃圾太多,市场太乱!坚持“少而精”的原则,切实加强市场规范和管理,恐怕是很必要的。

  城市雕塑的问题,只是我们城市发展总体浮躁的一个不大不小的侧面。这些年,城市发展中,有不少的浮躁,出现了不少“热”,比如“大广场热”、“大马路热”、“标志性建筑热”、“开发区热”、“大学城热”、“圈地热”,还有大城市的“CBD热”,现在又有180多个大城市都要建设成为“现代国际化大都市”,如此等等。真不知道下一个该是什么“热”了!这样的“热烈景况”不断发生,使得我们不少城市往往处于一种非常的状况下发展,好象人,不断的发烧,许多时间,城市运行是在非正常的要求下进行。所有这些,整个城市的环境和资源承受得了吗?!群众承受得了吗?!国家又承受得了吗?!

  城市化,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引入的新概念。现在同时又叫城镇化。过去的很长时期,我们实际上走了一条“非城市化的工业化道路”,现在发生了历史性的改变,城镇化成为国家的大战略,这是重大的历史性改变,意义非常深远。然而,对城市化的“非常重视”又有些令人担心。比如相当一些地方盲目追求城镇化率,即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由于国家统计上的口径在2000年发生变化,当年我国的城镇化水平一下子提高了5个百分点。反推到前五年,平均下来,加上这几年的新口径,在统计上,现在我国城镇化发展的年平均增长达到1.4%。专家已经指出,这个统计是有不少水份的,包括由于行政区划变化,设立市区的全部人口都统计为城市人口等。比如有的城市新划的市区里,有几万农民,他们还养着几十万头猪,一下子全部都成了市民。实际上国家每年能够增长0.8%到1.0%就相当不错了。

  当然,这可不再是城市雕塑那样的侧面问题了,它是影响全局的非常重要的综合性大问题。如果我们各个城市在制定新的五年规划时,都根据全国城镇化发展平均增长1.4%的速度来预测和规划,加之许多城市正在实行什么"跨越式"发展,并且在城市之间已经出现了在城镇化指标上的互相攀比,那么,在全国出现一场城镇化的“大跃进”,来一场城市发展总体浮躁,也不是不可能的,其后果,也是不难想象的!

  记得改革开放之初,有一位兄弟党的领导人说,中国是一艘特别巨大的巨轮,在海上航行时,稳就好,特别在转弯的时候,更要稳。他讲得很深刻,我一直没有忘记。今天,我们不是正在社会转型吗!改革尚未完成,资源已经紧缺,生态形势严峻,社会问题突出,我们的发展还必须保持相当的快速,面临这样的形势,在思考我国的城镇化发展时,这位兄弟党领导人的讲话令人深思!

  几年前,中央提出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去年,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城镇化问题时,胡锦涛总书记指出,城镇化的发展要与经济发展水平和市场发育程度相适应。要合理引导城镇化发展的规模、速度、节奏。认真学习和贯彻这些指示是我们的任务。

  非常令人高兴的是,国家刚刚出台的“十一五“规划纲要中,提出了未来五年我国城镇化发展的预期性目标:到2010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47%。由于2005年已经达到43%,那么,未来5年共增长4个百分点,平均每年增长0.8%。从这个指标的确定,从过去年均增长1.4%降到今后五年年平均增长0.8%,我们看到国家决策的科学态度和求实精神,希望大家都能够认真地按照国家这个精神和要求来安排今后五年的城镇化发展,把过去过高的城镇化期望值调整一下!

  自然,许多城市发展的问题,包括浮躁的问题,是有其多方面的原因的。比如城市用地的急剧膨胀等,需要我们从多方面去深入调查研究,真正找到其原因,并且有针对性地去扎扎实实的解决。这里,任何的简单化和绝对化,都是无济于事的。

  讲求实际,力戒浮躁。

  我们的城市大有希望!

 

返回列表

上一篇:是时候让当代艺术进入精品拍卖了

下一篇:雕塑是否“流氓”,不妨轻松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