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画是初涉收藏的理想选择

  不同之处,各人有不同理解。有人说:版画是“印”出来的。我的理解:版画确实还是“画”出来的,只不过所用的“画笔”不同,“画法不同”,因此特殊而有趣。国画家用毛笔作画,油画家用鬃笔刮刀作画,版画家用以在纸上着色着墨的就是那块印版。

  印画用的“版”是无法“印”出来的。版画家们用种种的工具和材料在印版上,或层层落笔,或反复用刀,或使用种种材料作不同的技术处理。完成一块印版,须埋头苦干数日数月以至经年。画家制版是在薄薄的印版上储藏积聚能量,拓印犹如能量集中释放,酣畅淋漓,真有点厚积薄发的味道。

  制版完成,往下是拓印。业外人以为印版画就象盖图章,啪的一下,简单快捷,或象开印刷机,刷刷刷完成了事。其实拓印是完成作品的最终的关键步骤。同一块印版,可以设计出许多不同的拓印方案,印出全然不同的作品。可以印得黑白分明,也可以印成七色彩虹;即便一幅小小的黑白木刻,有人印成黑糊糊一片,有人却能见刀锋、见木纹,还能印出轻重虚实,还能印得蕴润含蓄,层次分明。如果是几块版套印,改一个颜色或换一下顺序,春色能变秋景。这考验画家的想象力,画面处理功力以及对程序技术把握的能力。常有这样的情况:学员以为平庸失败的版子,老师可以印得漂亮精彩。区区一个“印”字,也显见手法、技能的高低,也更考验艺术修养之高下。更何况,一块印版其面积相当于数百上千个印章,而一套分色的印版更要乘以数倍,版画家须费力又细心地研磨每一寸版面,不同的部位还须轻重有别,才能得到一张精美的作品。因此,所谓“啪的一下”可能须数个小时,几天、甚至数周。

  艺术,贵有特点,艺术,贵在“不同”。版画以其独特的创作过程、特殊的工具材料以及由此产生的独特思维方法,营造出一种特殊的、与其他画种难以相互替代的艺术趣味。挪威著名画家蒙克,曾以油画版画两种手法,表现同一题材,连构图造型都完全相同。为的是比较和追求油画版画之间不同的艺术趣味。犹如美食家品菜,意不在鸡鸭鱼肉,关心的是厨师的手艺,讲究的是菜肴的“味道”。这独特的艺术趣味也就是版画艺术价值所在。

  版画的制作过程有趣而具有挑战性,吸引了众多艺术家涉足其中乐此不疲,丢勒、伦勃郎、杜米艾、毕加索、米罗及其他许多大师都创作出数量惊人的版画传世杰作。仅以毕加索为例,其作品数量之多难以统计,以至其具体数量一度成为专家争论的学术问题。

  版画,也因其独特而难以替代的艺术趣味,成为世界各大博物馆、文化机构、及众多收藏家门关注的重要收藏门类。

  中国是版画故乡,流传世界各国经七百年。版画返乡之时面目大进,不再单单是黑白木刻,不再是“黑糊糊”一片。铜版、石版、木版、丝网、数码、套色,花样之多,令炎黄子孙目接不暇。伴随经济发展以及社会鉴赏水准提升,版画会有较好的前景。

 

返回列表

上一篇:雕塑的个性化语言研究

下一篇:收藏界新贵一一金丝楠木